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霸剑神尊 第三百二十九章 卸磨杀驴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6:39

霸剑神尊 第三百二十九章 卸磨杀驴

“啊……”

“哦……嗯……”

吴忆兰的声音,就如同春日旷野当中一只失去了理智的小野猫,或许是因为此时她的神智还未彻底地迷失,她也知道自己此时的状态。

事实上确实如此,吴忆兰感觉她如同坠入了一个深渊当中,但这并没有让她在此时感觉到痛苦,相反她觉得异常的刺激,特别的舒服,就好像整个人彻底堕落了一般。

这种感觉,她从未有过,她也不知道如何用言语来形容,所以只有尽情的狂叫,以此达到宣泄的目的。

吴忆兰的声音,也因此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小声嘤咛,到后来的大声呼喊,以至于声嘶力竭地嘶吼。

江晨虽然早就预料到会有类似的情况在吴忆兰的身上出现,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吴忆兰居然会表现得如此狂野。

这个斯斯文文,近乎单纯的女子,实际上有着一颗外人无法想象的狂野内心。

江晨在收好了所有的金针之后,便开始为吴忆兰推拿起来

江晨所用的推拿手法,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手法,力度也掌握的非常精妙。

而吴忆兰在江晨的双手触碰到她肌肤的一瞬间,全身就如同触电一般,她就像是掉入了燃烧着无数熊熊大火的火坑当中,突然间抓到了一只救命的大手。

她突然伸开双臂,将江晨一把抱在怀里。

整个人完全迷失了心智,将嘴往江晨的脸上乱凑,喘着粗气,却是如兰一般清香,有黏黏的香汗,紧贴在江晨身上。

虽然隔着一层衣裳,但江晨依旧感觉到自己坚实地胸膛,被一对坚挺而浑圆地肉球紧紧压迫其上。

“轰!”

这一瞬间,江晨大脑如同被一道炸雷击入,他潜意识地想要抱起怀中这个狂野地投怀送抱的女人。然后在她的身上狠狠地蹂躏,放肆地搓揉,酣畅淋漓地发泄。

就在这时候,造化空间内突然传来雷炎兽的声音。

“主人。你醒醒!”

雷炎兽瓮声瓮气地声音,让有些迷糊的江晨突然间清醒了过来。

他连忙甩了甩头,将满脑子的杂念统统驱赶走。

“看来还是我太自大了!”江晨苦笑了一声,连续施针之后,他的神识耗费了太多。心神也因为一直在替吴忆兰施针和推拿而开始陷入到了吴忆兰的情绪变化之中。

若不是雷炎兽的提醒,江晨还真可能做出一些越轨之事。

江晨不禁将神识转入到造化空间内,雷炎兽正站在一块阔地之上,小呆则是偷偷地躲在一旁,等着看江晨的反应。

这个小家伙显然是害怕雷炎兽打搅了江晨,引起江晨的不满。

“哈哈,大雷,这次多谢了你!我过段时间就给你炼制融虚丹,让你尽快突破到大乘修为。”

江晨的声音传入造化空间当中。

“还有我呢!”这时候小呆终于按捺不住,跳了出来。喊道:“老大,其实刚才是我让大雷叫你的!”

“哦?那怎么你自己不叫呢?”江晨笑着问道。

“那……那个……”小呆一时语塞。

“好了,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少不了你的份!”江晨呵呵一笑,便不再理会小呆和大雷,他心里已经猜测到小呆的确没有说谎,应该是小呆发现了自己不对劲,但是又不敢用神识传音给自己,所以就撺掇大雷。让大雷来打头阵。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次小呆和大雷都立功了。

“江……江公子……江哥……哥……抱紧我!要了我!”

吴忆兰已经是吐气如兰,娇喘连连,她的神智。已经完全迷醉在情欲之中。

另外,此时在阵法禁制之外的徐清峰,早已经是双眼通红,在他的身上,真元涌动,一件法宝也祭了出来。

他似乎在严阵以待。只要江晨敢进一步亵渎吴忆兰,毫无疑问他立马就会杀进来。

而就算江晨接下来对吴忆兰并没有做什么,但是结果都是一样,在许晴的的眼里,江晨就是一个必死之人。

至于吴渊,眉头紧皱成一个川字,他忍不住又看了吴应先一眼,吴应先眼中泽斯流露出一丝冷笑之意。

江晨的一双手,在吴忆兰的周身推拿了一遍,最后他确定将吴忆兰身上的最后一丝三阴之火也驱离之后,便开始撤回了纯阳真元。

在这个过程当中,从头到尾,吴忆兰都是不断地在缠着江晨,光溜溜的身子如同八爪鱼一般,死死地贴着江晨,尽情地想要索取,但是江晨却没有给她任何机会。

直到将纯阳真元一点点地收回,吴忆兰才渐渐地从那种欲火焚身的感觉之中挣脱出来。

不过此时的她,显然很是虚弱,因为纯阳真元和三阴之火在最后的时候,进行了剧烈的斗争,她原本就因为常年遭受三阴之火灼烧的神识更是达到了一个濒临崩溃的边缘。

所以再江晨完全抽离出纯阳真元的瞬间,她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看着眼前这个沉睡的女子那张潮红尚未褪去的脸庞,江晨微微摇了摇头,将一旁那件粉红色的衣裙轻轻地盖了她的身上。

随后,江晨吞服下一枚五神丹。

盏茶的功夫,江晨神识便完全恢复,随着他手臂几次挥动,禁制便已经撤去。

等候在外面多时,早已经是急不可耐的吴渊几人连忙冲了过来。

“怎么样了!少神医!”吴渊看着江晨问道。

“没什么问题了,不过这段时间,吴小姐的身体很虚弱,尽量不要让她受寒受热,也最好不要修炼,让她服用一些温补性的食材,待到身子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可以正常修炼了!”江晨回答道。

“哦?真的好了?”吴渊眼中,闪过一丝狂喜之色,随后他便是几步迈至了床前,拿起吴忆兰的一只皓腕轻轻查探起来。

在一刻钟之后,他才缓缓放下吴忆兰的手。点头道:“的确,忆兰体内的三阴之火已经找不到了。想不到我遍访东唐州各地神医,均是以失败而告终,少神医如此年纪轻轻。居然能够帮小女彻底驱离三阴之火。吴某感谢之至,只是不知道少神医需要什么样的报酬,能够做到的,我吴渊必定没有任何推辞!”

吴渊心里是自然流露出来的激动,江晨能够灭去吴忆兰体内的三阴之火。就是救了他女儿一条性命。

江晨微微一笑,摇头道:“我已经说过了,令千金之前已经和我商量过报酬之事,吴家主就不必操心了!”

就在江晨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一道冷哼之声传来。

“哼!你和忆兰到底达成了什么交易?还有,刚才你为忆兰驱离三阴之火的时候,又是否故意借机占便宜?”

徐清峰的目光,冰冷地落在江晨身上,毫无疑问不管江晨如何回答,今日他都不可能让江晨活着离开此地。

江晨并没有回答徐清峰。而是微微摇了摇头,活动了一下脖颈,刚才在给吴忆兰施针和推拿的时候,他的整个身子都处于绷紧的状态,尤其是推拿的时候,吴忆兰就像是一条八爪鱼一般,湿乎乎软趴趴地贴在他的身上。

而江晨,却是要绷紧全身,控制自己的身体。

“你听不到我的问话?还是你自知羞耻,不敢回答了?”徐清峰见江晨不理会他。顿时冷笑数声,几步跨到江晨身前,一把提起江晨胸口前的衣襟,怒声呵斥起来。

看到这一幕。后方的吴应先,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冷笑,同时眼神瞟向吴渊,投来一道意味深长的眼神。

江晨冷冷地扫了一眼徐清峰抓在自己胸口上的那只手,神情之间却没有任何的慌乱之色。

“吴家主,这是什么意思?”江晨看向吴渊。淡淡地问道。

他现在想要看看,吴渊到底会是什么态度。

吴渊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虚咳了两声,朝着徐清峰说道:“徐贤侄,还请看到我的面子上,不要为难这位江公子。”

“伯父,不是我为难他。而是此子居心叵测,在为忆兰祛除三阴之火的时候,对忆兰动手动脚,我若是不砍了他的这双狗爪子,心里实在难以泄愤!”徐清峰说道。

吴渊摆了摆手,正要再次说话,但却被吴应先打断了。

“我觉得徐公子说的没错。虽然忆兰的三阴之火是他驱离的,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他的双手好像很不安分。我堂堂吴家的千金,岂会容忍他人亵渎?不过,念在他帮忆兰驱离了三阴之火,我吴家便将功抵过,不再追究与他。

但是徐公子追究他的话,我们也不好插手了!”吴应先淡淡地说道。

“呵呵……好一派道貌岸然的模样,真是笑死我了!”

看到吴应先的嘴脸,江晨又怎么会还不明白?

这个吴应先,看来早就已经想好,不管是自己有没有治好吴忆兰,只要是自己看过了她的身子,那便要将自己杀死在这里。

而这样做,并非是因为真正在意吴忆兰的名节,而是害怕徐清峰会因此而会对吴忆兰心有罅隙。

只有杀了江晨,才会让徐清峰毫无顾忌地将吴忆兰娶入徐家。

“明明是一个婊子,还想要立什么牌坊?难道我江晨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丁点的越矩行为,你们还看不到吗?”江晨目光锐利地盯着吴应先,冷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大家晚安!

感谢给《霸剑神尊》投出两张宝贵月票!

茂名治疗性病医院
新乡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抚顺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茂名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新乡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