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千金-益母颗粒馬術世界杯中國站48歲黃祖平力挫高手奪冠

发布时间:2020-02-15 09:03:11

马术世界杯中国站 48岁黄祖平力挫高手夺冠

48岁的运动员,依然有着执着的梦想,北京骑手黄祖平,以这样的运动高龄,仍在创造奇迹在今年的马术世界杯中国站比赛中,黄祖平以三站总积分第一名的成绩获得明年荷兰世界杯总决赛中国赛区唯一资格,并获得最佳风范奖当天的最后一轮比赛尤其惊险,32名选手跳完后,由于黄祖平和辛普森均是0罚分,比赛进入附加争时赛,美国名将辛普森率先亮相,他以40秒65完成比赛,遗憾的是出现一次掉杆辛普森的失误给了黄祖平机会,经验丰富的黄祖平抓住机会,完美发挥,最终以43秒26、0罚分摘得桂冠  30多岁才开始学骑马,四十几岁了骑艺竟然还在猛涨,还能从美国高手及众多年轻人手里夺得这个冠军,黄祖平的职业生涯有点不可思议无论是参加奥运会还是世界杯,虽然代表国家参赛,但中国马术运动员们必须自筹资金,自己备战不知道今天的黄祖平是否也和当年参加北京奥运会一样,沉浸在幸福的烦恼中寒冬时节,驱车到通州,专访了这位藏匿于郊野的京城骑士  ■大工地里藏着自建训练场  从通燕高速白庙出口出去,看不出那里有马场,从路边的大铁门进去,一路工地,车开了很久也依然看不到那儿有马,一直开到这片地的尽头,一片白色大棚跃入眼帘,黄祖平正带着他心爱的黑贝“莉莉”和香港兽医在给马匹做体检,他热情地和我们打着招呼  香港队向黄祖平租借了马匹参加比赛,交还后,港马会派兽医从香港飞来检查,看马匹是否有恙,在确定马匹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和福利,并且没有伤情后,兽医午饭前又返回香港仿佛这马是港马会的,而不是黄祖平的,“他们对马负责的态度让我特别放心,下回我还会借马给他们的”黄祖平说  除了租借马匹,黄祖平的生存之道还包括训练马匹,训练高端骑士等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大工地里藏着一个设备良好的马术训练场,饲养着12匹、共价值千万以上的昂贵赛马,而且,这里还藏着这么多行业精英,包括中国最好的骑手、最好的钉马掌工、最棒的一水儿从德国回来的团队……  “跟朋友借了这块地,我们刚来的时候,这里的平房几乎废弃,连窗户都没有,训练场里的细沙,是我们一点点从旁边的小湖里捞上来的,今年冬天之前,我们又建了一些宿舍,装上空调,解决了过冬问题”黄祖平说  ■40多岁打造成职业骑手  黄祖平29岁时已经在国家机关里当上了副处长,在陪客户骑马时迷上了马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开始梦想到马术世界第一的德国去取经2002年,黄祖平把自己在中国骑马的录像带送给德国骑师看,很多人看完之后说:“赶紧别来了,没看出有什么潜质”在这样的打击下,他还是毅然辞职,来到德国,并辗转拜到德国马术之父鲁德格门下  在德国,当时还是超级马迷的黄祖平大开眼界,几年异常艰苦的历练,终于取得真经,磨练成一位真正的职业骑手  德国有30万人要靠马业吃饭,一次普通的比赛,参赛运马车就长得看不到头,“每当看到这样的镜头,我就受到很大震撼,这样一个朝阳产业,早晚有一天在中国会大有作为”他认准了这一行,打完北京奥运会后,辞别了鲁德格老师,于2009年底回到北京,开始了二次创业  ■明年世界杯费用不担心  6年前,从德国飞回来寻找支援的黄祖平在酒店约见,那时候的他,瘦瘦的脸,红红的颧骨,尽管看起来阳光、健康,眼里却充满了焦虑和迷茫,完全不知道未来的路在那里想打奥运会,担心积分不够,如果成绩够了,比赛用马在那里关键是钱,钱在那里许许多多难极了的事情等着解决  6年过去,再看黄祖平,“马名人”老了一些,笑声却透彻而自信世界杯中国站是第一次举办,只有一个名额可以入围总决赛,“为什么我拿到了这么让大家惊讶啊是我太老了吗这个比赛路线难度增加让我窃喜,因为我实力够啊加赛赢了美国奥运选手后,全场6000多名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让我特别激动,他们的热情超过我的想象”黄祖平兴奋地给放起了比赛录像  明年的世界杯,如果要买马的话,仍然需要35万至50万欧元,如果租借,全部费用也需要20万欧元,这同样是一笔巨大的费用明年是奥运年,好的马匹都会备战奥运会,一般不会有人卖好马,找马买马的代价也会相应增加  让吃惊的是,几年前那个为钱愁极了的黄祖平,这回非常自信地说:“钱不担心啊有赞助商最好,如果真的没有,自己拿也没问题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如果备战世界杯,意味着我又得飞到德国去训练,我在那儿待了8年,回来刚1年多,我的朋友家人在北京,我还没好好享受够这样团聚的生活,又要让我回去我的学生也在这里,像小毛毛(黄祖平麾下最得意的小徒弟,年仅12岁)天天等着训练,现在进步那么快,一点都闪不得,我不在,不放心啊”  ■中国骑手与马业共同腾飞  黄祖平的变化真大作为一位浸淫在中国马业中的“老人”,从他身上,完全能看得到整个马业在过去这些年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所有改变,正是和中国马业的发展与进步息息相关  几年前的全运会马术比赛,在现场采访,看台上的观众稀稀拉拉,骑手们在泥泞里艰难完成各种动作分数出来,地方队的代表追着裁判打,掀翻赛场的桌子,现场乱成一团裁判毫无尊严,运动员水平不高脾气大那个时候,无论中国骑手还是组织者,都处于一片混沌状态  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中国骑手奥运圆梦;一批批骑手走出国门比赛训练,综合素质得到了全面提升;组织和举办比赛的能力也突飞猛进,今年夏天,国际一流的马术邀请赛甚至开进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鸟巢更实在的是,骑手们的奖金与收入也得到了切实提高,马人们的日子明显比以前好过了最近,参加过几次骑手聚会,无论败者胜者,脸上都洋溢着朴实的笑容,那种幸福感,是装不出来的  “我今年各种比赛奖金大概10万元左右,当然,这个钱并不算多,加上卖马、租马、训练队员等,‘祖平马业公司’运转良好,现在的收入状况虽然不能和北京那些大款比,但比我预期的好得多特别要感谢我的合作伙伴——毛总,有了他坚强的经济后盾,无论公司还是我个人的运动成绩,都得到了最有力的保障”黄祖平说  “我发现这些年,像我的合作伙伴毛总、这次世界杯组办者张总等等,这些热爱马术事业,同时有财力、能力和毅力的一批人涌现出来了,6年前,我不知道他们在那里,现在他们都在眼前,国运带来马运,我相信这个行业以后会更好”黄祖平说 郭婷婷

儿童积食便秘怎么办
能够帮助治疗流感的维生素
前列腺增生怎么治疗好
流产后护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