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驭颜 167、记忆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2:28

驭颜 167、记忆

宁缨注视着那笑起来如玫瑰的女人,努力地在大脑中了一圈,仍然没有搜到有关的信息。

“我们在哪见过不好意思我不太记得”

自称艾采儿的女人笑了笑,完全不在意地摆摆手,“你不记得是正常的,我还留着长发那会去过一次你们玉颜美容馆,当时人特别多,你们忙都忙不过来怎么可能记得所有的客人。”

是好几个月前楚允寒打联系老七喊上山庄的女人们组团去玉颜那次。那天刚刚好艾采儿从印尼回来,就开车也去凑个热闹了。

老七看了眼宁缨开口说:“采儿是蜃龙山庄在印尼的负责人,偶尔休假回国,我们刚才这是在聊聊天,聊聊三哥而已”

宁缨的面色温度突然下降了几分,“我刚刚听到了,七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关于楚允寒。”

本来还想着糊弄过去的老七暗暗吸了口气,再抬头,发觉小姑娘凛厉的眼光投了过来,似一道刺眼的光束,自己怎么躲闪都移不开视线。

“其实也不是你想的那样”老七刚说了句就被艾采儿打断了。

艾采儿是个心直口快的女人,最容不得藏藏掩掩,“老七花灵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情,我需要知道,她作为三哥的女朋友更应该知道。”

三哥的女朋友宁缨愣了一下,忙改口,“不是的,我们的关系还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她刚说完,便见艾采儿重重地拍了一掌拍在了她的肩头,“唉还没定么可是三哥都已经为你做了那么多了拜托嫂子你就不要含蓄了,你也看的出来三哥对你的意思的对吧,啊,他告诉我好不好他是不是已经对你表白了嗯嗯”

艾采儿的手劲厚重,一掌下去拍得宁缨肩膀生疼,小腿一颤,再听到她热情的问话自己更是头疼了。脸颊的温度也慢慢上来。

被逼问了好几遍,宁缨才支吾了出声,“有,有过。”

艾采儿于是和老七相视了一眼。勾起嘴角,“哈那不就是了我可不相信世界上会有女孩子拒绝那么帅又多金关键是专情的三哥”

“先别说这个了,我只是很想知道,楚允寒那边到底出了什么意外”宁缨突然转身,面向心不在焉的年轻男子。急急问道,“我出事那天他将我送到医院之后,他又急着去处理什么事情了还有,这一切跟影社又有什么关系”

老七脸色一白,半天才缓过来,慢慢走过去关紧了房门,再一屁股坐在了边上的椅子上,“看来你都听到了。”

两个女人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老七默默地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我不想把采儿牵扯进去,更不想”他看了眼宁缨。顿了顿,“让花灵妹子知道。”

“你说吧,你也知道你今天不放点什么出来,姐姐我是不会让你走的。”艾采儿挑起眉,又勾起了宁缨的肩膀,表示两人站在同一阵营。

“ok,我说,我全都告诉你们。”老七有些无奈,半天终于松了口,“一年之前三哥从影社手里截了批烫手的山芋。那东西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当是批非常危险的货。然后呢这批货呢三哥的意思是想要销毁掉,问题是影社已经查出来是截货的事是三哥他老人家做的了,但是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明白想要做掉三哥基本上是白费功夫。于是影社便联系了咱老组织里的某人,借着对三哥的熟悉度来找到他藏货的地方,别的目的不说,把货再夺过来要紧。”

“这个某人不是别人,就是你我都认识的那位,李染婳。”老七看了艾采儿一眼,继续道,“染婳是随了影社的心愿找到了藏货的地点,可是货已经被三哥借火烧毁了小半,染婳妹子也足够蠢的,为了帮三哥弥盖,她弄了其他的粉末混入了那批货中,假装所有的货都在”

“等等,你说李染婳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宁缨一时没想明白。

老七怔了一秒,看她一眼无奈道,“她喜欢三哥很久了。”

宁缨默默地在旁边搓搓衣角。

“啧,也就是李染婳这么一瞎帮倒忙,等这一批货重新回到影社那边,对方发现那批昂贵的货竟然全部不能用了,便彻底被激怒了。这也是他们后来拿山庄做要挟逼三哥现身的导火索。”

宁缨惊了一下,“山庄被要挟过”

艾采儿点点头,“嗯,这件事我知道,恰好那个时候我在沉香岛上,结果那一天晚上岛上来了一帮武装势力,将山庄的人都逼到了一个房间里,并掐断了山庄对外联系的渠道。直到他们联系三哥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他们是影社的人,不过还好,他们除了将大家集中起来关在一起以外,并没与做其他什么过分的事,不然,岛上真要开打起来的话胜负不好说,但结果恐怕会很惨烈。”

“那晚我和三哥去了南锦外郊的地下城,也就是影社的总部。”

老七回想起这段记忆时表情有些凝重,“我们本来是悄悄潜入的,结果却彻底中了人家的陷阱。”

二十名黑衣男子将楚允寒和乐笑君围了个圈,二十支黑洞洞的枪口齐齐对准了他们。

楚允寒和乐笑君背对背立着,同样各执一把枪持标准的防御姿势。

“三哥,我们中他们埋伏了。”老七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低声道。

记不清上一次经历这种处境是何年了。自从三哥将他从深渊里拉出来从商后,他们就告别了在刀尖上舔血的生计,而这一次若不是为了山庄里的那群兄弟姐妹,他们也不会再有机会重温这种提心掉胆的感觉吧。

楚允寒没有回话,一边提防着四面八方的枪口,同时视线慢慢地往上移动

在旋转楼梯的二楼拐角处,不知何时立着一名着深灰色高档运动服脸颊微胖的中年男子,五官明明很慈祥,眉目间的笑意恰似一尊闪着金光的弥勒佛。不过却很诡异的是,越和他对眼下去,越能身临处境地感受到一种莫名剧烈的阴冷寒意。未完待续。

...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收费贵吗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的地址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收费标准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详细地址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收费情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