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4章 道上的规矩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8:02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4章 道上的规矩

陈帆行驶着奥迪a7在城中心绕了一圈,绕到城北,最后又接到指示,要他开往南边。

若是在平时,陈帆肯定早就下车不干了,但八指铜爷居然去过万和村,这让他不得不耐着性子,任由对方摆布。

而他的第一次开车,就在别人的指示下,越加熟练起来。

当日上正午的时候,陈帆开着苏浅浅的奥迪车停在了苏城南郊的一个临海码头。

不过出乎意外的是,他和胡香儿没有见到任何人,只在一个木桩上,看见了丰盛的午餐。

对于对方如此神秘的安排,陈帆也不以为意,被车折腾了一早上,正好用丰盛的午餐犒劳一下自己。

所有的菜都是热的,旁边甚至还摆着一瓶酒,不过陈帆没有打开饮酒,而是端着大碗的饭,毫不犹豫地开吃。

一旁的胡香儿却大为警惕,四处张望着,除了一望无际的海边和几只盘旋的海鸥,一个人影也没有。

“你不怕这饭菜有毒?”

胡香儿皱着眉头,显然,左帮老大的这一手**阵,超出了她的意料,虽然她也捂住肚子咕咕叫,可她却不敢像陈帆一样肆无忌惮地吃莫名出现的食物。

陈帆大口朵颐地吃着麻辣鸡腿,嘴角溢出油腻腻的油渍,他毫无形象地抹了一下,指了指摆开的菜,说道:“你知不知道,越是喜欢故弄玄虚的人,内心越加没有自信,饭菜里下毒这种事太lo了,事实上,以我的手段,配几包特殊的毒药,就能轻轻松松解决很多事情,比如,将狐帮连根拔起,可是你知道,为什么不这样做吗?”

胡香儿见陈帆吃得肆无忌惮,她也饿了,拿起筷子细细的品尝着菜,见陈帆把这里当作野外郊游的风景之地,有些无语,不过她想想陈帆说的话似乎也有道理,便放松了警惕。

“弄毒药?对呀,为什么我没想到?”胡香儿停下手上的筷子,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我相信你能做得到,既然事情如此简单,你为什么要往复杂里弄

,他是医生,他不能跨越这一步,为他人配毒这种事,是绝对禁止的。

这也是陈帆为何宁愿废些力气用手拧断敌人的脖子,也不愿意用毒药的原因。

当陈帆将人设在码头的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一条快艇,从海面上踏浪而来。

胡香儿不由地站起身子,手中握着一把匕首,而陈帆则依旧拿着一个鸡腿,啃得意犹未尽。

快艇在海边一个盘旋,停了下来,溅射而起的海水,将陈帆面前的美食全部化作乌有。

“谁是陈医生?”

快艇上纵跃而下一名光头大汉,满脸横肉,手臂被太阳晒出一层油汗,古铜色的臂膀显得强壮而有力,他赤着脚,在沙滩上踩出深深的印记。

“请问,你们是左爷的人吗?”

胡香儿目光盯着逐渐靠近的光头大汉,他高大的身子,给胡香儿极大的压迫感。

“什么左爷……叫铜爷,臭娘们儿,懂规矩吗?”

光头大汉勃然一怒,伸手就朝胡香儿的脖子捏来,丝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意思。

胡香儿不由地后退一步,藏在背后的匕首就要出手。

但就在这时,陈帆动了。

他手上没有啃完的鸡骨头嗖的一下朝大汉飞去,咔的一下,准确无误地砸进了对方的大嘴巴里!

“好臭的嘴,胡香儿,我们回去吧。”

陈帆顺手摸来一张纸巾,擦拭着手上的油渍。

被鸡骨头砸中牙齿的光头大汉只觉关门牙传来一阵剧痛,猛的一咬牙,将鸡骨头搅碎,嗷的一下吞了下去,双目瞪大如铜铃一般,赤红无比。

“小子,死!!”

听着背后传来如山般沉重的脚步声,陈帆的手,藏进了袖子,不过,他依旧头也不回。

当光头大汉离陈帆的后脑勺还有几米距离的时候,快艇上一直站着不懂的家伙终于动了,他纵身跳下快艇,身体像猴子一样迅捷,将光头大汉一脚踹飞了出去。

听见大汉如山的身子倒在地上,陈帆才停下脚步,转过身,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藏在袖子里的手重新显露了出来,目光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家伙。

和高大无比的光头大汉相比,眼前的家伙只能用瘦小来形容,一米五左右的身高,体重只有一百斤左右的样子,他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手里撑着一把黑色的伞,伞下,他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皮肤略显苍白,长着一张娃娃脸,实际年龄应该在二十四五左右,但他却给人一种未成年人的感觉。

在陈帆的注视之下,矮小的家伙上前一步,面带着笑容,说道:“陈先生,我这兄弟不懂规矩,冲撞了你,我已替你教训了,还请不要见怪,他是小八,是铜爷身边搬凳子倒茶的,小角色而已,你就当他是一个屁,饶了他这一回,我叫沈羽,道上的兄弟都叫我小七,我和小八是特意来接陈先生上船的。”

陈帆余光扫了一眼被踹飞的大汉,见他在沙滩里挣扎几下,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抖着身上的沙子,根本毫发无损,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不过,他更在意的是眼前比他矮一个个头的沈羽,此人能一脚将光头大汉踹飞出去四五米远,绝对不是花架子,而且他目光含而不露,神采奕奕,说话又滴水不露,让人不敢小觑。

果然,能在道上混的,身边怎么可能没几个精英。至于对方说的端茶和搬凳子的不过是一种自谦罢了。

“原来是七爷和八爷,幸会,幸会!”

陈帆并没有趁势蹬鼻子上脸,而是朝两人拱了拱手。

光头大汉见陈帆称他为八爷,一脸的横肉下一秒露出憨厚的笑容,搓了搓手,来到沈羽身边,“咳……陈先生太客气了,叫我小八就可以,老七,都怪你,俺说不用试探……你偏要……”

“老八!”

沈羽没想到光头大汉因为陈帆一句客气的话,就把他给出卖得干干净净,脸上有些挂不住,连忙扯了一下光头大汉。光头大汉愣了一下,迟疑几秒,才反应过来说错了话,泄漏了秘密,只得尴尬地愣在原地。

事情已经很明了,那就是这个叫沈羽的家伙,让光头大汉扮黑脸,他扮白脸,两人演双簧,试探陈帆的本事。

很显然,刚才陈帆的举动,没有让沈羽失望,所以,他才及时地出现,在陈帆面前大卖人情。

事情被戳穿了,沈羽脸上和煦的笑容再也笑不起来。

不过沈羽表现出了寻常人没有的反应,他朝陈帆拱了拱手,一脸歉意,“咳……我这个兄弟一向心直口快,让陈先生见笑了,所有的不是,都在我身上,陈先生果然是有本事的人,如果我不及时阻拦,我这位兄弟,恐怕还要吃亏,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给这位小姐赔不是。”

“老七,俺还能吃亏?”

光头大汉顿时变得不爽,却被瘦小的沈羽再次踩了一脚,让他乖乖的闭嘴。

陈帆朝沈羽笑了笑,“无妨,你们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我遵守就是了,不过,我是一个医生,也有自己的规矩,你们让我和我的助手在苏城兜了几个圈子,才到这个地方,这诊金,至少要翻三倍。”

“陈先生,只要你真的有本事,多少钱自然不是问题,怕只怕,你只会耍花架子……到时候,丢了性命,可就不划算了。”

随着沈羽话音落下,只见光头大汉突然走进一片草丛里,粗大的手臂在里面囫囵一阵,抛出两具尸体来。

这两具尸体皆是穿着白衣大褂,不过,在他们的臂膀上,陈帆看见了狐狸的刺青。

“这就是冒充医生的下场,陈先生,请上艇吧。”

沈羽朝陈帆做了一个引路的动作,陈帆拽着犹自还在看着尸体发呆的胡香儿,朝快艇走去,待两人坐定,沈羽一拨快艇,朝着深海方向驶去。

巴彦淖尔治疗宫颈炎费用
济源治疗龟头炎费用
通化男科医院哪家好
巴彦淖尔治疗宫颈炎医院
济源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