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大曹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2:44

有人作了总结,学校哪些地方有油水呢?要么干校长,要么开灶房,开小卖铺。这是学校的肥缺。但偏偏校长和灶房有天大的仇恨。
校长挺年轻,也就比阿猫大两三岁,但处理起问题来,比阿猫那六岁的儿子高明不到哪儿去。现在的灶房是大曹承包的。大曹是体育老师,阿猫的邻居。大曹承包灶房是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的。
几年前,大曹的老婆芳子下岗在家,无事可做,就在学校里卖起了豆腐串,生意挺红火。但包灶房的不干了,言来语去,芳子就和灶房的老板娘互相揪住头发比试传统摔跤,幸亏阿猫的老婆勇敢地挺着大肚子,站在了两头红了眼的母老虎之间,否则相对单薄的芳子肯定要吃亏。影响极其恶劣,校长卡着腰挺着肚子一顿臭骂,各打五十大板。这个倒霉的校长,背上马上被贴上了两帖热膏药,芳子和老板娘都哭哭啼啼跟校长要说法。学校停发了给灶房的补贴,油水大不如前,校长又如此难以相处,女老板终于爆发了。女老板的爆发也伴有岩浆一般的物质,在和校长一番对骂之后,她像董存瑞炸碉堡一般,端起一锅用猪排骨炖得喷香油腻热气腾腾的豆腐串,如天女散花,泼向了坚决不躲的校长。最后110来了,刚洗个排骨汤澡的校长便是如山铁证。调和后,校长的要求很简单:赔我一身皮尔卡丹就行了。那女老板卷铺盖走人,芳子于是走马上任。
在学校里,阿猫和大曹走得非常近,芳子就曾建议阿猫和大曹拜把子。但阿猫不往这个话题上扯。阿猫和大曹共事如兄弟,但不走这个俗路子。阿猫比较喜欢坦荡儒雅,自由自在,大曹则如同倒拨杨柳的鲁智深。有一次阿猫和大曹两个人去买鞋,看好了一双运动鞋,大曹问:这鞋多少钱?卖鞋的女人说:三百。大曹:是正路货吗?那女人:我这儿不进假货。大曹:这么贵,你这刀子下得可真利索!那女人白眼珠多起来:你这是买鞋还是找碴儿?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大曹理直气壮:我是体育老师,说话就这样!那女人嘴角使劲往两下里撇:体育老师,体育老师怎么了?耍厉害冲你爹妈使去,吓唬谁!阿猫赶紧把大曹手里的鞋拿过来放在柜台上,硬推着大曹走掉拉倒。
大曹两口子打架,芳子赌气回了娘家,一两个月不回来。就这样晾着也不是办法,几个朋友去叫芳子。大曹当然也要去,去了被老岳母好一顿奚落:你心肠就这么毒,下手就这么狠,俺芳子的脸到现在还肿着呢!以后你敢再打俺闺女一回,俺就跟你拼了!大曹蛮不在乎:我是体育老师,就这样!正严肃地帮助老太太批评大曹的阿猫差点没笑出来。
教育局下来检查工作,完了学校请客,菜肴一道一道上,大家边吃边聊。上来一盘猪蹄,阿猫一边说话一边夹起一块猪蹄,放在身前的小盘中,又夹起一块衬猪蹄的生菜,正用筷子把尖椒啊,肉丝啊,往生菜里卷着,大曹在桌下轻轻扯扯阿猫的衣服:那不能吃。动作不大,声音很轻,但这么小的房间里,大家都听得一清二楚。这口菜已经夹在筷子上,阿猫再往嘴里送的时候就别别扭扭,似乎大家都在瞟着阿猫的口腔,看阿猫吃饭时是像女孩子一样嘴巴紧闭,还是像大力水手中的那个络腮胡子狼吞虎咽?幸亏有个同事也被阿猫的吃法吸引住了,也从猪蹄下抽出一片生菜,三包两卷,一边津津有味地吃,一边连夸味道不错。阿猫笑骂大曹:外面套着西服,里面穿着棉袄。
是什么叫阿猫和大曹关系比较铁呢?阿猫想,可能是血液中的匪气。大曹老家河南滑县,挨着瓦岗寨,盛产程咬金;阿猫故乡山东菏泽,紧临水泊梁山,是宋江李逵的乐土。大曹夫妻俩有什么事都愿意和阿猫说一下,有些阿猫可以帮助参谋一下,有些事情只能宽慰几句。
有一次芳子和阿猫说话,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阿猫,你不知道,这灶房就不是人干的活儿,挣人家几个钱不容易。校长不是说灶房不准到开水房打开水吗?我也没去打过。那一次我想洗一下衣服,就到开水房打了点开水,谁知道正好碰上校长也去打水。你看人家那火发的,把手里的暖壶和铝壶可劲摔在了我跟前,那么多学生都看着。阿猫无言以对。大曹也经常铁青着脸,动辄大吵大闹。阿猫也只能安慰安慰而已。学校大大小小的领导,到了灶房都指手划脚,好吃好喝不一定得好脸色,阿猫都替大曹两口子憋屈。但话又说回来,你挣人家钱,不服管行吗?大曹和芳子也不止一次给校长送礼,但阿猫觉得大曹不会干得太长久,大曹的性格使然。阿猫不大会奉承人,有一点奉承嫌疑就决不去做、不去说,大曹也这样。但大曹不甘心,还要硬往领导堆里扎。阿猫就和大曹开玩笑,说:如果叫你我干校长,都用那些人,不用你我。
大曹和学校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卫生局下来突击检查,不怕找不到问题,其中之一就是灶房人员必须全部白帽白上衣,校长在学校例会上也予以强调。但麻烦随之就来了。芳子一次进了灶房没穿戴卫生衣帽,恰好被后勤主任撞见了,后勤主任立刻报告了校长。校长闻讯赶至灶房,气冲斗牛,手里再插两把板斧就要成了劫法场的李逵,咆哮嘶鸣,总归不过瘾,端起精钢盆里做好的热菜凉菜,咣哧几声,四五盆菜全摞到了地板上。几个大师傅全都木桩一样站在满满一地土豆白菜豆角黄瓜之中。芳子反倒非常冷静,她顺手把一盆刚烧好的肉菜也端过来,高高举起来,可劲摔在校长、后勤主任等等一干领导面前。校长眉眼乌青,甩手走人,后面一群领导踢踢踏踏跟上。
等大曹从幼儿园接了孩子回来,芳子已经哭成了泪人。大曹进了灶房一看,伸手就去捞菜刀。几个大师傅下死力搂抱住。劝来劝去,大曹终于答应不去找校长了。大曹推门进了后勤主任的办公室。后勤主任还没走,正和后勤上的几个人闲聊。大曹就坐下来,问刚才事情的来龙去脉,完了,大曹口气带着明显的挑衅说:给你个鸡毛就当令箭?杀人不过头点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非把人往死里逼?主任无语。其他几个劝着把大曹推走。这事儿就算完了。
大曹也和阿猫商量,这事儿该怎么办呢?阿猫说:和气生财,咱没法跟领导硬上,越僵咱越不好干。大曹咬牙切齿:惹恼了老子,拿刀子一个一个捅了!阿猫说:犯不上,他们的命不值钱,咱们的命还值钱呢!阿猫也支不出高招,只有安抚再安抚。
不久,管卫生的副校长又在学校例会上咆哮如雷:咱们也看看,到处都是方便面袋,塑料袋,源头就在灶上!以后不准灶上再卖方便面、再用塑料袋!违犯一次,罚款50元!本来副校长说几句,大曹就在后面小声接一句:啥他妈玩意儿!就像三句半,大半个会场都听得见。副校长讲完了,大曹立马一嗓子:放他妈的狗屁!阿猫和几个老师赶忙按住大曹。大曹在后面,领导们在前头,脸红脖子粗,互不相让,中间是几十位静悄悄的观众。
副校长真就端个小板凳,坐在二楼的教导处,远远地盯着对面的灶房。见有学生提着塑料袋出来了,赶紧下楼,一把拧住那学生的耳朵,人赃俱获,押到办公室录下口供,交给了校长。校长立马就挺胸背手,到了灶房:大曹,用塑料袋了吗?大曹直言不讳:用了!校长也不客气:你也开会了,交罚款!大曹两只眼睛本就不一样大,这时更露狠相:不交!校长急忙把大曹往背人处一拉:你现在交上,等一下我再给你。大曹脖子一梗:没有!校长也恼羞成怒:那你还想干吗?大曹:不干了!校长语无伦次了:那好,那好!转身走了。
事过不久,后勤主任真的来问大曹还干不干?不干就另外找人了。大曹也极为灰心:不干了,随便吧。阿猫知道后,赶忙来劝大曹。这灶房一年能挣十来万块钱呢,很多人盯着,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了!说来说去,阿猫知道大曹芳子两个也舍不得丢下,但话赶话说出了口,还能往回收?阿猫说:话还不是人说的?你单独去找一下校长,该说的说明白,灶房还得干,大曹只是摇头叹气。
到了寒假,灶房又有了新主人。

共 296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中这个大曹可真是个有个性的人,这年头敢同领导对着干的人不多,大曹算是其中的一个。小说围绕大曹塑造了阿猫、芳子、副校长和教导主任等几个性格不同的人,把一个人际关系复杂的校园生活栩栩如生地展现在读者的面前。应该可以说,小说塑造得最成功的人物是大曹和阿猫,复杂的校园人际关系,符合生活的本来面目,应该可以说,这是一篇写得很成功的微型小说,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8-09-29 17:12:27 这篇小说最大的亮点是塑造了一群性格不同的人物而且符合校园生活实际。学习了,问候作者断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 2018-09-29 17:25:10 谢谢编辑老师评论!
 楼 文友: 2018-10-07 06:46:49 斯文地,有时也会泛波澜。这就是社会!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小孩发烧流鼻血
小孩口臭怎么办
如何知道宝宝是否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