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大千之王 第一百三十一章 炼壳重生

发布时间:2020-01-16 21:31:22

大千之王 第一百三十一章 炼壳重生

大雍是西秦仙国的皇都所在,来往人等管的很严。@,除了飞舟港之外,城市内禁止飞行,就是飞遁术都不可施展,否则会遭遇巡狩队的攻击。

童飞等人下了飞舟,经历一番被盘问后终于得到放行。墨子凯墨家的身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使得原本复杂的入城手续变得简单。

顺利进入传説中的仙国之都,虽然早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大都市的繁华还是让大家难免有些眼花缭乱。熙熙攘攘各色人等,林立的商店,还有街市上车水马龙,酒肆内的人声鼎沸。这些都是常在山中的修士们所陌生的。

而更让人吃惊的,是城中行走,居然没有发现一个凡人。等级最差的也是凝气dǐng级。筑基修士满大街都是。就好像修仙者根本不值钱一般。

这一切让童飞他们不禁由衷感叹:“西秦的确当得起仙国二字!”

墨子凯叫来两辆大马车,告诉车夫一个方向,省去了大家的脚程,毕竟城市实在太大了,难免让人有种晕头转向的尴尬。

马车在城中饶了足足一个时辰,最后方才停下。

墨子凯弟兄五人,他排行老二,凡是墨家子弟,成年之后皆各自置业,搬出墨府。

这一片就是墨子凯的家业了。除了眼前的占地十顷的府邸,还有附近街市上的十几间铺面,都是墨子凯的产业。这就是世家公子的祖荫。即便落魄一些,也足以让人羡慕。童飞不禁想起当日初见墨子凯时,在他身上自然流露出的纨绔。

看来世家弟子的优越并非一朝一夕养成,实在有着别人不知的内涵。

众人正感慨墨子凯的好命,墨子凯的麻烦却上门了。

刚刚进门坐定了,家仆就匆匆告知管家,説有人在墨子凯的店铺里闹事。

这件事要换墨子凯不在家,管家肯定就忍过去了。可是今日墨子凯回来了,不但如此,还带来了这么多“高手”。显然对于管家来説,今日就是出口气的日子。

于是趁着大家在前厅有説有笑的时候,就将此事告知了墨子凯。

“到底是什么人?”听到这个消息,墨子凯眉头一皱。对于这位世家公子来説,真是够倒霉的,刚进家门,屁股还没坐热,有人就找他的茬儿了,心中窝火那是肯定的。

“二少爷,是马家的马六马明羽!”

听到这个人名,墨子胸口那火气似乎蔫吧了,摇摇头叹息一声:“算了,今儿家中有客,就忍了吧!”

墨子凯虽能忍,可管家却忍不住了。“二少爷,您今儿要是忍了,怕今后永无宁日了!”墨子凯看着管家愤懑的脸还有有些不甘心的目光,明白他的潜台词:“难道二少爷你还要跟十年前一般逃走避祸吗?”

“发生了什么事?”其实大家都注意到了,尤其是在场的八位元婴修士,不用当面解释,早已心领神会。因为对于元婴修士来説,慢説几句悄悄话,就是百丈内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五感。

只是这一次,一切以童飞为首,他没有发话,大家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已。如今既然童飞问了,证明这件事也就管定了。

“是谁啊,这么狂,子凯好歹你也是我们灵虚宗的,谁这么猖狂敢欺负到头上。”贺鸣当先响应童飞,一拍而起。

“他是什么人?”童飞直问核心。

“哦,那是……”墨子凯正要解释。

管家可直接开口了“前辈,那一位啊叫马明羽,绰号马六,是马王爷家的六少爷,平日里仗着其父亲权势,在西城这一带作威作福,欺男霸女,欺行霸市,十足无赖。前些年跟我家少爷不小心得罪了他,他硬是逼着二少爷三家店关张,没想到他得了乖,依然不依不饶。这几年二少爷避开外出,他没少上门找麻烦……”

虽然只是三言两语,童飞顿时明白了事情始末,看来墨子凯离开大雍跟这位马王爷的六少爷不无关系。童飞沉吟很久,没有马上回答。

目光锐利的看着门外,眉头去慢慢的皱了皱。

“童兄,这件事还是不麻烦了,不过是个衰人,避开就是……”墨子凯讷讷説道,一脸颓丧的低下头。

“哼!这种人是不能避的,不过也不用劳师动众,所谓恶有恶报,时候未到!”童飞冷冷一哼,但是却没有马上起身的意思,继续端着茶啜了一口。众人不知何意。

童飞却揭开茶碗,冲着热气腾腾的茶水吹了吹气,而后对管家道:“管家,难为你了,不过从此以后,您不用再担心这个马六爷了!”

低头的墨子凯一听,顿时抬头看了一眼童飞,眼睛里闪动着意外。童飞却低头再喝了一口茶赞道:“墨兄,这茶不错。”但是屁股依然没有动弹。

听童飞的话中意思,好像这件事一定要管,可是他偏偏没有一diǎn动手的意思。大家都不知童飞到底是啥意思。

贺鸣撸撸手臂请战的样子“长老,让我去吧!我收拾了这家伙。”童飞摇摇头,却对管家道:“管家,你去吧,那边已经没事了!记住,让那个小莲最好换个地方住,暂时不要抛头露面了!”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管家和墨子凯却是一脸的震惊。

“小莲?”童飞怎么会知道?最让他们震惊的,童飞不仅知道出事的是哪家店,甚至连事主儿的名字都没説错。可是明明连屁股都没挪呢。他怎么做到的?

“高手做事,真的如此神乎其神吗?”管家和墨子凯顿时面面相觑。

童飞已经放下茶碗,对墨子凯笑笑道:“好了,墨兄,我们茶也喝的差不多了,这一路也有些乏了,不如大家各自歇息了。”

墨子凯不知所措的起身“对对,管家,让人带各位前辈去休息吧。”

“二少爷,我已经早就收拾好了,客房日日打扫,都现成的!”管家説着安排手下仆役领着大家伙朝后院走去。

出了门,管家招来一个机灵的手下“去前门绸缎铺,看看发生了什么。”

那手下刚要去,管家又叫住:“如果麻烦事解决了,你就把小莲带回来。”

墨子凯的宅院真是够大,童飞有种当日逛魏府花园的感觉。果真是庭院深深,未知几许。经过后院池塘边的水榭,童飞忽然diǎn头赞叹:“墨兄,这几间房子不错,朝阳通风,而且门前有水,视线开阔,我们几个就选这几间住下吧。”

童飞的话刚落,墨子凯好像触电一般,当即一脸尴尬:“童兄,这荷塘苑没有收拾,你们还是去竹园居吧。

童飞不露声色的diǎndiǎn头:“客随主便!倒是我唐突了!”説完轻描淡写而过。

童飞的话,让墨子凯目瞪口呆。如果説墨子凯有秘密的话,这荷塘苑中就藏着他最大的秘密,这荷塘苑,即便是管家也无法涉足。全府之中,除了墨子凯自己,谁都不知其中深藏之秘。可是童飞今日不过初见,却指出要住此处,如何让他不为之震惊?

墨子凯有一种感觉,童飞变了。自从他晋级元婴之后,变得那般的深不可测。这种感觉让人忍不住心生畏惧。

在场的人,除了叶紫兰不经意的对童飞投去异样的目光,其他人都不曾发觉什么,都游兴盎然。

竹园居,顾名思义,就是房子四周种满竹子了,果然,竹影深深,小桥流水,颇有山野之味,不失为良居。

一见此景,范灵兴奋不已,毕竟她和范小小都是江南人,触景生情,失声赞道:“好美啊,我感觉好像到了江南呢!师傅,我们就住这里!”叶紫兰也露出笑容,看来也挺喜欢眼前的景致。

“哈哈,子凯,你们世家公子就是不同,居然在府中建造了如此奇妙的住处,啧啧,真是不错。”贺鸣赞誉道:这里风水极佳,阴阳调和,景致也妙!

“各位前辈同门,大家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墨子凯随口笑答。却将目光看着童飞。童飞diǎndiǎn头道:“吾,这里不错!”又问叶紫兰:“师姐,你看呢!”

“好,那就这里吧。”叶紫兰diǎn头回答。就这样大家确定了居住之所。

安排好大家,墨子凯匆匆回到前院,管家已经领着小莲等候在前厅。

“怎么样?”墨子凯询问。

管家好像神秘的説道:“少爷,那马六死了!”

“死了?怎么回事?”听到这话,墨子凯大为震惊。

管家説道:“这件事,还是莲掌柜来跟您解释吧!”

莲掌柜就是小莲,看去貌似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长得端庄秀丽,修为不高,只是筑基而已,但品貌不错,跟慕锦儿有得一拼,也是那种小家碧玉型。

“少爷,您总算回来了!”小莲看到墨子凯,好像遇到了久别的亲人一般,声泪俱下。

“好了,小莲,我知道你委屈了,你説説到底是怎么回事?”墨子凯张张嘴,似乎也有些动情,但是大事之前,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事情是这样……那马六数次来店中,骚扰奴家,都被奴家斥退,这一次他好像誓不罢休,带了人来,而且肆意打砸,扬言説,要是我不答应,就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好在,突然来了一个神秘援手,将他当场打死,就连随从都死了…….”

小莲断断续续的讲述事情的经过,墨子凯听了更加吃惊不已“莫非这还真是童飞出手了?”墨子凯实在想不出除了童飞之外还会有谁替他出手。看起来,童飞真的深不可测啊。

打死马六并不难,马六不过元丹dǐng级修为。可是童飞丝毫没有离开府中一步,至始至终都跟大家在一起。这就让人匪夷所思,难道他会分身术?

还有一个情况,让墨子凯真正的觉得吃惊。根据小莲所説,当时只见一道黑影现身,只用一息就将马六弄死。马六身边还有四个护法,都是内廷高手,同样被一掌打死,连魂都没逃走。

作为世家子弟,谁都明白,内廷高手起码是元婴修为。可是在这个神秘黑影面前,不过一息之间,就灰飞烟灭,实在强大的太离谱了!

如果他是童飞的分身,那这个分身也太强大了!太恐怖了!

——————————————————————

慢説小莲,童飞回到了房内,一道身影于虚无中显现,毫无声息。

不用説,正是风淖。

童飞询问:“风淖,怎么样?”

风淖回答:“主人,一切妥当,那马六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跟他一起死的还有四个元婴修士。”

“遇到麻烦了吗?”童飞听説片有四个元婴,当即眉头一皱,但是看风淖一眼,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顿时放心了。

“那不算麻烦,麻烦的是那家伙身体里有一个鬼修,开始有些麻烦,不好弄!不过还好,托主人修为大进之福,我练成了拘魂圈,终于将他制服了。”风淖轻描淡写的説着。

“哈哈,看来你的修为增长了不少。”

“不,我感觉到了这里,好像天道的束缚压力小了好多,我的修为找回了不少。”风淖没有一丝隐瞒。

“嗯,这是好事!”童飞diǎndiǎn头“不过我没想到天下还有跟我童飞一样的人,身体里居也藏了一个家伙,是不是他的守护?”童飞微微杨杨眉头。

“守护,那家伙怎么算守护!”风淖一听有些不屑道:“只是一头烂鬼罢了!”

童飞看风淖愤愤不平的样子,顿时意识到自己失言,歉意的笑笑:“对不起,风淖,是我比喻错了,别生气。”

风淖摇摇头道:“不,我不生气,主人不知不怪,等您询问了这厮,自然就全明白了。”风淖説着又提醒道:“这家伙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很狡猾,嘴碎刻薄!很惹人厌!”

童飞笑笑颔首:“好,你将他放出来,我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童飞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真正的鬼魂,心中还是觉得有些期待。

风淖一挥手,一团虚影出现在童飞面前,被一个似真且幻的圈圈套住,不断的挣扎,似乎想要冲破这个圈圈,但是却无法成功。

“这就是你练成的拘魂圈?”童飞冲着风淖笑着説道。

“嘿嘿,有diǎn不太好看,不过还算实用!”风淖也微笑道。

童飞diǎndiǎn头,眼睛盯着那圈圈里的虚影,那家伙正气急败坏的嚷嚷:“你们居然对老祖不敬,你们死定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风淖一听怒叱道:“老东西,还不老实!看我不灭了你!”

童飞摆摆手止住风淖,却对那虚影冷笑道:“你口口声声説你是老祖,你是什么老祖?説来听听,还有你如何让我们死定?我倒很像见识!”

那虚影冲着童飞张狂不已道:“小子,你别以为我怕了你!你有本事放开我,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三百回合,你有资格吗?”风淖一听怒不可遏道:“主人,别问了,我直接将他撕烂算了!”

童飞盯着那家伙道:“看来你苦头没吃够?”説着一diǎn虚空,三道金光顿时化作了奇异的符文,照着那虚影当头盖去。

“啊!”

虚影被浮光紧紧束缚,神情痛苦,发出一声惨嚎,全身如筛子般发抖。嘴里叫道:“上仙饶命,上仙饶命?”

“你这是自讨苦吃!现在你老老实实回话,不然我一个念头就可以让你魂飞魄散。”童飞冷冷説道。

那虚影似乎明白童飞的厉害。忙不迭的diǎn头:“好好,我一定好好説。”

童飞挥挥手,三道金光回到了手心。符文消失,虚影如释重负,全身也停止了发抖。

童飞説到:“説吧,你叫什么,从哪里来!怎么会呆在马六的身边。”

那老鬼似乎不甘,但是极为无奈的垂下头:“上仙容禀,我乃是马家十代祖灵,我从马六出生起就一直寄身于他,等到他达到元婴修为,我便是他,他便是我!”

“哦?想来是夺舍吧?”童飞若有所思。

“不是夺舍,上仙难道没听説过炼壳重生术吗?”虚影老鬼説着,一双贼眼滴溜溜转,好像在打什么鬼主意。大概看童飞太过年轻,生出一些轻慢。

童飞似乎看透了对方的心思,当即沉声冷喝:“什么听没听説,我现在是听你説!要是有一句谎言,我让你知道我的手段!”

那老鬼当即低头,连声道:“我説,我説,上仙切莫发怒!这炼壳重生是我们马家秘术,后代子嗣怀孕之前,通过祭祀,招引历代祖灵炼壳重生……”

那老鬼细细的讲説重生法术的细节,童飞静静的听着,虽然他已经极力做到镇定,但还是被这惨无人道的法术所震惊,第一次听到世上居然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惊天秘术。并非惊讶于法术之精巧,而是惊讶于这阴谋实在太周密,而且惨无人伦,令人咋舌。

老鬼説的秘术,据説是马家从上古时代传承至今。名为炼壳重生,其实就是将死去的前辈的魂魄,通过特殊的法阵封存于特殊的空间。等到后代子嗣在接受祭祀洗礼时候,借机进入了后代的身体里,伴随着他们成长,直至他们完成了元婴,借着聚魂结婴的机会,直接将子嗣的魂魄炼化,二者融合一体。説到底就是借壳重生,借他人躯壳还阳。

借壳重生其实并非什么秘闻,但是这种,借助后代子嗣重生的办法却是闻所闻问。马家通过这种法术,让前辈们可以生生死死获得永生,不但如此,因为炼化后代魂魄,其实力也会大大提升。

“简直可恶,他们可是你们的后代子孙,难道你们就如此丧心病狂,还配做他们先祖吗?”童飞几乎出离的愤怒了。虽然他忍住没有説出来,但是却被这种丧失人伦的做法气的发抖。人常説虎毒不食子,可是马家人居然倡导如此疯狂的没有人性的传承,实在人神共愤。

“这些事情,马王爷知道吗?”童飞强压着怒火问道。

老鬼却摇摇头,有些嘲弄的笑道:“马王爷?他就是一代老祖,他不姓马,他姓熊,我们一族説起来其实都姓熊,因为我们是楚国人。”

“楚国人?”童飞对于他们是哪国人丝毫不感兴趣:“这么説,马家子孙身上都有祖灵?”

老鬼摇头道:“不是的,这种秘术并非一般弟子能够有资格得到,除非资质超凡之人,才有可能获得祖灵守护的殊荣。”

“殊荣,这是什么殊荣?”童飞有些不屑的冷笑道。

老鬼叹息道:“上仙一定觉得不齿,可是我们也很无奈,自从天道崩坏,轮回路断,我们这些鬼魂或者只能消散于天地间,或者只有身入修罗狱,难以超生。唯独只有这种办法,才可以获得重生。而且要想获得转身机会,也并非易事。想我熊侣,当年叱咤风云,身为楚王之子,国君之尊,何等荣耀。可是死后入阴墟,只是一个孤魂野鬼!我在鬼道灵域修炼了三千年,战胜了无数的虚灵,最后晋级十帝位,这才得到重生的资格,附身于马六的身体内已经一百年,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

听到这里,童飞实在有些混乱了。要説,这熊侣老鬼説的未必是假,可是真的又如何?大义在前,人伦在后,即便再有情可原,这件事是无论如何不能原谅的。

“好了,我还有事,不跟你啰嗦了!权且先饶你一命,不过我告诉你,我会核实你説的,要是你敢骗我只言片语,我一定会马上让你魂飞魄散。”童飞还是没有下决心处置这老鬼。

熊侣忐忑不安,但此时已经无可奈何:“我万万不敢!上仙身带大罗神力,我区区鬼族在你手中根本无法抵抗。我万不敢説一丝假话!”

“好了好了。”童飞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风淖:“收起他吧!以后再处置!”

风淖一听,挥挥手,那虚影连着圈圈顿时消失不见。

童飞有些无力的吐了一口气。

“主人,你还好吧?”风淖看同风格神色不好,关切的问道。

童飞摇摇手:“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你去外边守着,我要!”説着童飞疲乏的闭上了眼睛。

铁岭市妇婴医院预约挂号
惠州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南阳治疗龟头炎医院
镇江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