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玄天道尊的综漫之旅 第二百八十二章斗罗大陆 四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2:20

玄天道尊的综漫之旅 第二百八十二章斗罗大陆 四

走进玫瑰酒店,首先的感受就是一股扑鼻的玫瑰香,沁人心脾的香气带着几分暧昧的感觉,令人身心舒畅。

酒店的内装只有三种颜色,白、银和玫瑰红,温暖别致,典雅的环境很容易给人以好感。

唐三走到柜台前,“麻烦给我们开两间房。”

柜台后的服务生赶忙站了起来,看看唐三,再看看xiǎo舞和东方舞

,眼中流露出几分羡慕的光芒,“先生,您真的确定要开两间房么”

唐三diǎn了diǎn头,“有什么不对么”

服务生眼中流露出几分暧昧,“对不起,我们这里只剩下一间房了。”

“一间”就算是不算被自己当成妹妹的xiǎo舞,他也不会忘记,还有一个和自己同为穿越者的东方舞,两个人都算是成年人的心智,在同一张床上总会很尴尬吧。

服务生强调道:“是啊,只有一间。不过您放心,我们的房间都是很大的,设施齐全,住三个人绰绰有余。”説着,他还向唐三递出一个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眼神。当然,唐三是看不懂的。

虽然唐三看不懂,但是东方舞却看懂了,只是为了一会儿的战斗,先忍一下吧,就当是为了积攒怒气值吧。

“那就一间好了。我们在诺丁的时候,不一直都在同一间宿舍么这有什么。还能省diǎn钱买漂亮衣服呢。”xiǎo舞先是大大咧咧的説道,然后突然想起来还有东方舞,连忙xiǎo心翼翼地问道,“阿舞姐,你不介意吧。”

东方舞摇了摇头説道:“没事,我不介意。”大不了她晚上打坐修炼就是了。

唐三无奈的摇摇头,他并不是个固执的人,大不了自己睡地上就是了,晚上一般也是要修炼的,那才是最好的睡眠。

“好吧,那麻烦你给我开了这间房。”

正在服务生准备帮唐三办理手续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却打断了服务生的行动。

“我説,这间房应该是属于我的吧。”

三人同时回身看去,只见三个人出现在他们身后,正朝着柜台的方向走来。

这三个人一男二女,两个女孩子花枝招展,看上去都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高挑,比xiǎo舞还要高上一diǎn,最令人惊奇的是,她们的容貌竟然一模一样,居然是一对双胞胎。

但是,唐三的目光并没有落在那两名绝色佳丽身上,吸引他注意的,却是走在中央的男子。

男子身高在一米八左右,比他要高出半个头,看上去年纪不大,甚至比他背后的两名少女还要xiǎo一些,肩膀宽阔,相貌英俊中带着几分刚毅,一头金色长发披散在背后,直垂到近腰的位置。他的头发并不卷曲,而是直顺的垂在那里。

最引人注意的是他那双眼睛,那是一双邪异的眼睛,两只眼睛居然都是眸生双瞳,深蓝色的眼眸内,目光很冷,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冰冷,半开阖之间邪光闪烁,被他看上一眼,身上犹如被利刃切割着一般。

极为英俊的相貌配上这样一双眼睛,这样的男人,不论在什么地方都会成为引人瞩目的焦diǎn。

“xiǎo子,你身边的两个人一冷一热,艳福不浅啊。”那个人看着唐三身边的东方舞和xiǎo舞,以为唐三是同道中人,“可惜,那个房间是我预定好的,今天我有事要做,不然我们到可以交个朋友。”

唐三听懂了他的意思,眼中一丝怒色闪过,刚准备説些什么,却被东方舞按住了。

此刻的东方舞脸上并无寒色,或者説,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这个状态的东方舞反而是最可怕的,“唐三,交给我来吧。”声音淡淡的,无喜无怒。

“阿舞姐,你xiǎo心一diǎn。”唐三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退回去,“还有,别打死人。”

“对面那个眼睛有问题,长得像牛郎一样的家伙,我们来打一场,决定房间的归属,如何”东方舞用平淡的语气説出了气死人不偿命的话,眸生双瞳説成眼睛有问题,长得好看説他像牛郎,对面不生气才怪。

果然,那个人都快气炸了,本来他还有着怜香惜玉之心,但是现在他只想好好教训这个女人,“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只希望你到时候别哭着求饶就好。”这句话怎么听怎么暧昧。虽然东方舞不会被愤怒影响了心绪,但是并不代表她不会生气,心里暗自决定,一会儿下手在加重几分好了。

试炼者东方舞怒气值满槽,即将进入暴走状态,请无辜者提前闪退

东方舞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一拳向他胸口捣去,看似轻飘飘的一拳却让对方变了脸色,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看似轻飘飘的一拳蕴含着巨大的力量。那个人知道自己不能躲,所以他咬了咬牙,挥起右手迎了上去,两拳相撞,东方舞原地不动,那个男人则是后退了四、五步,而且右手发麻,无法动弹。

“嘶,你真的是女人吗”那个男人完全没法明白,这个看起来身材纤细的女人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比他这个力量型魂师力气还大。

“我是不是女人你一会就知道了。”东方舞冷声説道,説完,踩着九宫八卦步欺身而上,那个人不懂九宫八卦,根本无法预判,只能被动格挡,偏偏东方舞的每一击都蕴含着巨大的力量,让他苦不堪言。东方舞就像游鱼一样,贴在他的身上攻击,他根本攻击不到她,但是却总是被东方舞攻击到。

最后,他拼着胸口挨了东方舞一重击,借此脱离了战圈,此时他感觉浑身都疼,最疼的就是胸口,感觉好像骨头被打裂了。

“女人,你很强。”虽然他很狂傲,但是他却也敢勇于承认自己的失败,“不如我们再用武魂打一场,如何”东方舞的强大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好。”东方舞还没有打够,既然这个沙包自己找虐,那么她也不会客气,她会好好对待他的。

潮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临沧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潍坊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潮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临沧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